篮球比分007|篮球运动鞋
聯系 投稿

廊坊新聞網-主流媒體,廊坊城市門戶

愛心賓館收留流浪兒等30余人 自己卻欠20萬債務

2017-11-21 14:00:07     來源:騰訊網

  原標題:一家“愛心賓館”的困境與尷尬

  安徽省合肥市淮河路步行街的一條巷子里,開了大大小小的幾家賓館。但其中一家因為店內掛著的一塊白板,而成為近來關注的焦點。白板上寫著三類人可以免費入住,“傷殘人員、孤寡老人和未成年”。

  賓館老板李玲對北京青年報記者稱,從2008年起,也就是賓館正式營業的第二年,她便開始收留以上三類人免費住在店內。除了免費提供住宿,李玲平時也會給其他房客做飯炒菜,并盡可能提供生活上的各類幫助。也正因此,這家賓館被稱為“愛心賓館”。盡管李玲的善舉被人稱贊,但她卻苦惱不已。李玲說,經營賓館這些年來,她已欠下20萬元左右的債務,這家“愛心賓館”目前也陷入經營困境。

  開設“愛心賓館”三類人可免費住

  金凱賓館至今已經營業了十余年時間。賓館位于鬧市區,但卻不大,只有9個房間。大房間2間,小房間7間,收費低廉,平均50元每晚。這家賓館的房費,就是李玲全部的個人收入。

  老板李玲對北青報記者稱,2007年,在表妹的鼓勵下,自己選擇開了這家“不怎么需要費事”的賓館。

  但在2008年,賓館意外來的兩位客人,打破了李玲正常經營的原計劃。

  李玲回憶,那是兩個未成年的孩子,十三四歲的樣子。因為沒有身份證,兩人沒法到其他賓館入住。“他們說沒有家,一個是父母離婚了,另一個是孤兒。沒有辦法,我就跟他們說你們就在這兒住。”自此以后,兩個孩子就在金凱賓館住了幾年,直到成年之后出去工作。

  在這兩個孩子之后,陸陸續續又有其他困難房客來免費住在這里。李玲稱,從開設賓館至今的十余年時間里,她大概收留流浪兒童、殘疾人和孤寡老人等30余人。

  除了收留這三類人,李玲平時做飯炒菜也會招呼房客一起吃,房客有什么大事小情,李玲還會主動幫忙。

  近幾年,“愛心賓館”的稱號逐漸傳播開來。

  欠下20萬元高額債務

  “愛心賓館”逐漸吸引了很多生活困難的房客前來入住,李玲“也不知道他們怎么知道的”。但這些人上門,李玲還是會選擇收留。有的流浪兒童在這里一住就是三四年,還有的殘疾人住了一年多。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蹭住”房客給李玲增加了額外負擔。

  李先生住在金凱賓館里已有三個月左右的時間,除了已經交過的900元左右的房費,李先生還欠著李玲三千多元房費。“我之前就是在外面混,也沒什么錢。到這邊住了之后,最近才找到工作,打算攢錢之后就把剩下的房費還給她。”

  李先生說,也有一些房客,在欠了三四千元的房費之后,就一聲不吭離開了賓館。

  除了被拖欠房費,李玲還要承擔許多本不應她承擔的開銷。房客趙芳(化名)對北青報記者說,“有的時候我們睡個懶覺,或者忙的時候,老板娘還給我們做飯吃,經常是五六個人一起,她買菜也是一大袋一大袋地買。”金凱賓館盡管破舊,但大到洗衣機、冰箱、微波爐等家用電器,小到油鹽醬醋,也都供房客免費使用。

  在入住之初,趙芳只是覺得老板人很好,但卻沒想到,因免費提供食宿、幫其他房客還債,李玲還為此欠下了本不屬于她的高額債務。

  趙芳稱,自己就經常看到有要債的上門。“要債的經常來,每次來都吵吵鬧鬧,嚇得我不敢出來。”跟李玲聊過后,趙芳才知道,原來李玲欠下了高利貸。

  李玲對北青報記者稱,經營賓館這些年中,她在外面欠了有20萬左右的債務,至今也沒有告訴家里人,家里人知道的,只是新聞中那個熱心奉獻的李大姐。她的孩子患上尿毒癥需要換腎,看病的錢也都是由丈夫在籌。

  提及李玲舉債獻愛心的行為,趙芳認為她有點“傻”,“之前有個懷孕的女孩,李大姐就給了她一萬九千塊錢,現在也有欠著她房錢沒給的。沒錢就拆東墻補西墻,到處去借,現在哪有像她這樣的,沒見過像這么傻的人。”

  以后仍希望繼續經營賓館

  在了解了李玲的困境后,當地一家公司的老板鄭義也曾給金凱賓館籌款捐錢,但卻顯得杯水車薪。“去年下半年,一個朋友跟我說了‘愛心賓館’的事情,我也去看了一下,有老頭在那兒住。”鄭義介紹,原本他們打算舉行大眾募捐,考慮到商戶較多的原因,他選在了一家批發市場來籌款,但是走了一天也只收到了幾千塊錢。鄭義自己另外拿出了1萬元錢,連同捐款一起給了李玲,“希望也有其他人能夠幫忙,因為小企業主一下子給太多也不現實。”

  近日,北青報記者從金凱賓館所在的合肥市逍遙津街道辦事處了解到,在金凱賓館引發關注后,社區工作人員也走訪賓館,并從其他房客處了解到,金凱賓館此前收留過流浪兒童,目前已經沒有。而李玲的高額債務,是因為此前仗義幫助過一個住客女孩還債,借了高利貸,高利貸也因此經常到賓館討債。另據工作人員介紹,李玲自己有一個女兒,二婚后有一個繼子,繼子患上尿毒癥,現在去醫院配型后發現她的腎源匹配,準備給繼子捐腎。“沒有相關書面性證明,但能確定的是目前她確實經濟極其困難。”

  盡管債臺高筑,還要面對每個季度一萬七千多元的賓館房租,李玲仍希望繼續把金凱賓館經營下去,省得以前救助過的流浪小孩回來了,找不到她。

  對話

  救助的小孩在外面遇到事情還是會回來

  近日,北青報記者聯系到了金凱賓館的老板李玲,李玲講述了“愛心賓館”開辦的初衷,以及這些年經歷的故事。她也坦承,欠下的高額債務讓她的賓館陷入經營困境。但有一絲希望,她仍要繼續把賓館開下去。

  北青報:當時為什么想要開賓館?

  李玲:2007年的時候,我表妹就干這個,她就叫我開一個,說干這個輕松。一開始就是正常經營,也沒想過變成“愛心賓館”。

  北青報:后來為什么免費收留三類人?

  李玲:來了兩個小孩,他們說沒有身份證,也沒有家可回。小孩就跟我談心,一個是父母離婚了,還有一個是孤兒。沒有辦法,我就說你就在這兒住吧,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后來也搞了一個廚房。后來人越來越多,不是一下子來的,陸陸續續都過來了,就在我這兒住。

  北青報:生意好的時候賓館入住情況怎樣?

  李玲:基本上每天都是滿的。

  北青報:最多時候免費住在這里的,能占到多少?

  李玲:免費的能有一半的房間。

  北青報:這些人免費住在這里,有沒有覺得會影響你正常的生意?

  李玲:也想過,但就覺得他們挺可憐的,后來也就不想了。

  北青報:現在還有免費住在這里的嗎?

  李玲:今年我的狀況不好,現在他們都不好意思都走了,就都正常營業了。從去年開始,別人來催房租,老是吵,他們聽到覺得不好,就悄悄走了。

  北青報:后來有人回來給你付房費嗎?

  李玲:沒有。就都消失了,我都是找都找不到。

  北青報:網上有消息說,你還欠了外債?

篮球比分007 九码计划 118k现场直播结果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管家婆2019開獎結果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提前公布 重庆农场幸运开奖结果 神神算子中特开奖结果 11选五任选八多少钱 12选5预测一定牛 白姐2o18年全年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