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比分007|篮球运动鞋
聯系 投稿

廊坊新聞網-主流媒體,廊坊城市門戶

孕婦服毒自殺 家屬疑其生前遭網貸催收“恐嚇”

2017-11-20 14:00:19     來源:中國網

  原標題:36歲孕婦服毒自殺 死者家屬懷疑欠債因沉迷“紅包賭博”

  11月12日,內江市威遠縣連界鎮36歲孕婦葉某在將3歲兒子托付給婆婆,留下一句“自己在外欠了七八萬元債”后,喝下一瓶農藥自殺身亡。其去世后,警方發現她生前筆記本記有12家網貸公司名字,家人也相繼接到多家網貸公司催收電話,甚至有的還以孩子相逼,為此家人懷疑她生前可能遭遇網貸催收“恐嚇”。

孕婦服毒自殺 家屬疑其生前遭網貸催收“恐嚇”

  11月19日,成都商報記者從葉某家屬處了解到,此事經報道后,家屬接到的網貸催收電話明顯少了,每天最多還有兩三個,甚至有催收公司在了解到葉某已服毒身亡后稱“錢不要了”。家屬還發現,葉某在去世前不久申辦的一張信用卡透資了近2萬元,并在親戚處還有欠債。盡管目前尚無葉某欠債的明確原因,但家屬回想葉某生前所為后推測,葉某之所以欠債,很可能是因為生前沉迷于微信群和QQ群的“紅包賭博”至少一年多。

  目前,當地警方仍在調查處理此事。

▲葉某家屬以葉某的名義與名為“金匯金融”的網貸公司催收人員微信聊天記錄截圖

▲葉某家屬以葉某的名義與名為“金匯金融”的網貸公司催收人員微信聊天記錄截圖

  事件曝光后 催款電話明顯少了

  11月19日,是葉某兒子3周歲的生日,家人給他過了生日,舅舅還特意給他買了一個蛋糕。小孩十分高興,家人在他面前根本不敢提及“媽媽”兩字。

  “打來電話催賬的,少了很多,比最初平靜多了。”葉某的丈夫李某說,在成都商報客戶端16日報道此事前,他和家人深受其擾,還有網貸公司在催款時以孩子相逼,“恐嚇”他們。但16日晚起,他們接到的網貸公司或催款公司的催款電話便明顯少了,每天最多兩三個電話,但對方都比較客氣了。“之前‘恐嚇’我們的那家公司的人,再也不打電話和發信息來了,我們給他打電話過去,他也不接了。還有幾家之前催款的也不打電話來了,應該是他們看到了報道。”

  李某說,在最近3天接到的六七個催款電話中,還有一家催款公司在得知他妻子已自殺身亡后,表示“錢不要了”。“有一家還說,只讓我們還本金,不要利息了,但他們都不提供借款憑證。”

▲李某收到的短信

▲李某收到的短信

  去世前不久還申辦信用卡透支近2萬

  對于葉某為何欠債,到底欠了多少錢,家屬至今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葉某住所附近的居民對于此事,也不愿提及。據李某介紹,18日,當地警方對葉某生前接觸過的部分人進行了調查走訪,但至今暫無進展。

  李某還說,除了此前接到的網貸公司催款電話稱葉某在網貸公司欠了錢,家屬在清理葉某遺物時還發現了一張信用卡。在料理完葉某后事后,家人前往銀行查詢發現,該信用卡于今年9月辦理,10月20日透支1.94萬元。此外,他們還了解到,葉某去世前三四個月內,還挪用了婆婆借出去的5000元,向大姑借款4000元,并向其他親戚借了幾千元。但在事發前,葉某都讓他們不能告訴她的家人,所以李某及葉某的父母等都不知道情況。這也得到了葉某父親的證實。

  回想過去兩年多妻子的行為,李某認為,妻子之所以欠債,很可能是因為生前沉迷于微信群和QQ群的“紅包賭博”。“去年和前年,她愛打麻將,但最多打5塊,輸贏應該也不大。”李某說,尤其是前年,妻子不僅將家中1.4萬元存款用了,他每月4000元左右的工資也基本“月光”。“但當時娃兒小,要吃奶粉,消耗也大。我在2016年初從新疆打工回來后發現他打牌數錢后,便開始自己拿著工資,每月給她2000塊生活費。”

▲葉某家屬接到的催收電話

▲葉某家屬接到的催收電話

  欠債疑因沉迷“紅包賭博”至少一年多

  “去年一年,我都在新疆打工,但我和岳父都在勸她少打牌。”李某說,但在今年初春節回家時,他突然發現妻子經常拿著手機搶紅包。春節期間,妻子聲稱是在親戚群搶紅包,但同在親戚群的他卻經常收不到紅包。向親戚等了解后,他被拉到了一個有一兩百人的微信“紅包群”,發現妻子在其中。“紅包群就是別人發一個紅包,然后設一個尾數,搶到紅包且中了尾數的便罰紅包總額1.5倍的金額給發包人。比如發紅包的人發一次紅包,分為5個,總額30元,設置尾數7,搶到尾數7的人,便罰45元給發包人。”

  “當時,她搶的紅包都是10塊或20塊的,輸了便罰15塊或30塊。”李某說,發現妻子在玩“搶紅包”后,他也試著玩了一會兒,但搶了幾個紅包,他便輸了500多元。“我認為這就是‘紅包賭博’,所以趕緊退了,也讓她不要玩了,但她說自己不打牌了,而且就在春節期間玩幾天,搶點小的,即使輸也輸不了多少錢。”

▲葉某家屬收到的短信

▲葉某家屬收到的短信

  然而,隨后幾個月,李某發現,妻子并沒有從“紅包群”中退出來。“我長期在外面跑,每次回家都累得想睡覺。”李某說,但他仍偶爾發現妻子在玩“紅包賭博”,而且妻子不止一個微信號,曾用家中老年人的手機號注冊微信號,玩“紅包賭博”。然而,妻子手機不離身,他也看不到妻子到底“玩多大”。“每次勸她不要玩了,她都說只搶小的,或者說今后不玩了。所以,我也不知道,她玩紅包到底輸了多少錢。”

  李某的姐姐曾和葉某在同一個“紅包群”內,李某說,一年多以前,她被拉入“紅包群”時,發現葉某在其中。“我也玩過,但自己的錢夠用,沒有在外面借錢。”李某的姐姐說,葉某當時在群內都搶一些“小紅包”,但比較瘋狂,有時凌晨三四點了,都還在“搶紅包”。葉某發現她也在群內后,還曾幾次讓她將其拉入其它“紅包群”,但她并未同意。“之后,她便開始換微信號耍,這都是我通過朋友知道的。”

篮球比分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