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比分007|篮球运动鞋
聯系 投稿

廊坊新聞網-主流媒體,廊坊城市門戶

江西贛州中院拒律師“突襲”辯護 此舉是否妥當?

2017-11-20 09:01:03     來源:騰訊網

  原標題:拒絕律師“突襲”辯護,江西贛州中院此舉是否妥當

  11月18日,江西贛州中院在其官方微信號發布了《關于未準許遲夙生參加明經國案辯護的情況說明》。

  兩天前,該院一審審理明經國案時,律師遲夙生在開庭前遞交委托書要求參加辯護而被法庭拒絕,此事引發“律師的辯護權是否被剝奪”的爭論。

  該“情況說明”回應稱,“遲夙生在沒有會見被告人明經國及閱卷的情況下,開庭前臨時要求參加辯護。為有效維護被告人的合法權益,保障刑事訴訟活動順利進行,合議庭未準許遲夙生參加明經國案的辯護。”

  該“情況說明”一經發布,即引發熱議。有贊同的網友評論認為,律師不會見、不閱卷,就臨時要求辯護,是對法律的不尊重,對明經國的不負責任。而多名法律專家認為,法院的這一做法是在替被告人決定是否聘請誰做律師,有越俎代庖之嫌。

  那么,律師是否應該提前向法院提交委托書?法院在什么情況下,可以拒絕律師參加辯護?在律師臨時要求參加辯護的情況下,法院可以怎么辦?澎湃新聞()就此采訪了多名刑訴法專家。

  律師沒會見沒閱卷,能否參加辯護?

  據贛州中院發布的“情況說明”,2017年11月16日,被告人明經國涉嫌犯故意殺人罪案一審在江西省贛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五審判法庭依法公開開庭審理。上午9時,遲夙生臨近開庭時到場要求參加明經國案辯護。

  開庭當日,遲夙生被法庭拒絕入庭辯護,其坐在法庭外的照片被廣泛傳播,而贛州中院的做法,也引發爭議。

  贛州中院11月18日“情況說明”對此作出解釋,“合議庭認為,法律規定必須嚴格保護被告人合法權益。被告人明經國已委托辯護人劉文華為其辯護,我院已于開庭三日前依法通知劉文華到庭參加訴訟。遲夙生在沒有會見被告人明經國及閱卷的情況下,開庭前臨時要求參加辯護。為有效維護被告人合法權益,保障刑事訴訟活動順利進行,合議庭未準許遲夙生參加明經國案的辯護。”

  多名法律專家介紹,《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七條規定:“辯護律師可以同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會見和通信”;第三十八條規定:“辯護律師自人民檢察院對案件審查起訴之日起,可以查閱、摘抄、復制本案的案卷材料”。會見被告人和閱卷是法律賦予辯護律師的訴訟權利,法律并未規定辯護律師未閱卷和會見被告人,就不得出庭為被告人辯護。

  西南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高一飛認為,贛州中院公布事情真相、回應社會關切、接受各界監督的態度值得肯定。但其“情況說明”的理由值得商榷。“每個律師有自己的辯護方式,不閱卷、不會見,這是他的權利,況且該案被告人聘請了兩名律師,每個律師分別盡什么責任,那也是他們的權利,法院無權據此拒絕辯護人出庭辯護。”

  北京尚權律師事務所主任毛立新也認為,“律師如果沒閱卷、沒會見,在盡職盡責方面或存在瑕疵,但是辯護人是否具有合法的辯護人身份,取決于其是否具有合法、有效的委托、完備的法律手續(律所函)和律師證。法院無權以其它理由否定其辯護人資格。”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建偉進一步指出,“拒絕律師辯護,是當事人及其近親屬的委托權范疇。如果辯護律師對工作不盡心盡責,委托人自己有各種方式行權,現在法院出來拒絕,是越俎代庖。”

  此外,11月18日晚,明經國案另一名辯護人劉文華告訴澎湃新聞,遲夙生律師并非沒有閱卷,在遲夙生此前獲得辯護委托后,他曾將電子卷宗傳給遲夙生,此后二人還針對案情有過多次交流。遲夙生的微博顯示,此前的10月2日,她曾前往案發現場踏查,“入戶調查研究犯罪動機”。

  律師臨場“突襲”辯護,法院怎么辦?

  據贛州中院“情況說明”,除了未閱卷、未會見外,該院未準許遲夙生參加辯護的另一原因是,“開庭前臨時要求參加辯護”。

  多名法律專家介紹,我國《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除自己行使辯護權以外,還可以委托一至二人作為辯護人。根據該條規定,被告人可以委托兩名律師作為其辯護人。

  但律師這種臨場“突襲”的做法,是否合法?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四十六條規定,“審判期間,辯護人接受被告人委托的,應當在接受委托之日起三日內,將委托手續提交人民法院。”

  事實顯示,遲夙生的委托書落款日期是開庭當日,并沒有在開庭三日前,向法庭提交委托手續。

  在高一飛看來,上述司法解釋的立法意圖很明確,主要是針對委托辯護人數超過法律規定,或者出現應當指定辯護的情形等狀況,并非針對辯護人資格問題。“而且這個條款沒有規定后果,因為律師委托書隨時都可以重新簽,律師即使違反這一條,也沒有法律后果。”

  澎湃新聞注意到,《刑訴法》第三十三條在規定“被告人有權隨時委托辯護人”,同時也規定:辯護人接受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委托后,應當及時告知辦理案件的機關。

  張建偉認為,及時告知的目的是為了辦案機關及時掌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已經委托辯護人的事實,方便安排相應訴訟活動,落實刑事訴訟法確立的當事人的辯護權,以及與辯護人聯系溝通。因未及時告知引出的當事人權利受損,由當事人主動維護自己的權利,法院若以此為理由拒絕律師辯護,需要有明確的法律依據。

  張建偉補充認為,“法院對于辯護律師本無防御必要,所以律師也無‘突襲’一說。辯護人臨時參與訴訟,如果辯護質量不高,有損當事人權利,仍然是由當事人循正當途徑加以維權。”

  維護被告人權利,法院最妥當的做法是什么?

  贛州中院在其官方微信發布“情況說明”后,有贊同的網友認為“不會見、不閱卷,就臨時要求辯護,是對法律的不尊重不敬畏;尤其是對明經國的不負責任”、“有規矩必須遵守”。

  不過,作為明經國案辯護人之一的劉文華表示,辯護權源于被告人本人,只有明經國本人有權決定遲律師的委托及委托的解除,人民法院核實委托,應當找明經國本人核實,而不是找律師核實。加入一名辯護人,顯然更有利于維護被告人的合法權益,而不是相反。“如果法院認為辯護人準備不足,也可通過延期三天審理的方式保障被告人獲得充分辯護的權利,而不是將辯護人關在法庭外。”

  高一飛認為,法院的權力邊界,就是嚴格依法執法,“若法院違背被告人意愿,不準許被告人合法委托的辯護人入庭辯護,便侵犯了被告人的辯護權。”

  毛立新認為,法院為“維護被告人合法權益,保障刑事訴訟活動順利進行”,兩全的做法是:宣布延期審理,給新加入的辯護人以充分的閱卷、會見等準備時間。

篮球比分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