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比分007|篮球运动鞋
聯系 投稿

廊坊新聞網-主流媒體,廊坊城市門戶

駕校教練幫學員找槍手作弊 稱不知是犯罪

2017-11-14 11:00:22     來源:人民網

  地點:浙江省溫嶺市人民法院

  案由:組織考試作弊

  案情:有人想考駕照,卻又擔心自己理論考試過不了,就找到了駕校教練連某,希望她幫助自己順利通關。連某隨即通過聯系他人,以使用針孔攝像頭等設備的方式予以作弊,順利地通過了駕照理論考試,而連某則從通過考試的學員中收取好處費。

  案情回放

  今年52歲的連某是浙江溫嶺人,在當地一所駕校當教練。2016年4月,連某的一名學員陳某擔心自己文化程度低,無法通過駕考理論考試,希望連某幫她想辦法。

  當時她倆身邊另一個學員聽說了此事,就告訴連某,一個外號叫“超”的30多歲的男子或許能提供幫助。

  連某事后聯系了這名叫“超”的男子,電話中,“超”告訴她,自己可以幫忙搞定考試,費用為5000元,如果陳某沒有通過考試,他就不要錢。

  后來,在連某的穿針引線下,“超”指導陳某使用紐扣式針孔攝像頭、無線耳機、無線發送器等設備,以作弊的方式通過了駕駛證科目一的考試。

  順利通過考試后,陳某給了連某5500元,連某拿了500元的中介費后,將余下的錢通過微信轉給了“超”。

  接下來,連某一發不可收拾,不僅介紹自己的學員,還把其他教練的學員介紹給“超”及江某、王某等人(均另案處理),每人每次她都能得到約500元的好處費,合計獲利約3000元。

  4月21日,溫嶺市公安局城東派出所民警抓獲了連某。連某歸案后,如實供述其涉案事實。

  10月18日,溫嶺市人民檢察院以連某涉嫌組織考試作弊罪向溫嶺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據悉,該案系2015年11月1日刑法修正案(九)新增組織考試作弊罪后,浙江省臺州市法院系統首例組織考試作弊案。

  庭審現場

  11月8日下午14時30分,審判長敲響了法槌,庭審開始。

  站在被告人席上的連某孤身一人,并沒有委托辯護人。看上去,穿著一身黑色鑲邊衛衣的她顯得很瘦小,表情很冷靜,在回答審判長的問題時聲音很清晰。她對各項指控均無異議,并當庭認罪。

  公訴機關認為,連某與人結伙,在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中組織作弊,其行為應當以組織考試作弊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處或單處罰金。

  為了招攬學員

  “被告人連某,你的職業是什么?”審判長問道。

  “是一名駕校教練,名下有3輛教練車。”連某說。

  “如果通過駕駛證科目一或科目四的考試,分別收取多少費用?如何交錢的?”

  “科目一是5500元,科目四是4500元,我的學員都是他們直接通過微信轉過來的,其他教練的學員,都是由其教練把錢打給我。”

  “所有經過你介紹的學員通過了考試,你有沒有收取好處費呢?”

  “有的有,有的沒有。”

  “如果沒有好處費,你為什么如此積極‘幫助’學員通過理論考試呢?”審判長又問道。

  “我所在駕校設在農村,來報考駕駛證的人,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很多人害怕自己無法通過駕駛證科目一或科目四的考試。如果理論考試總通不過,就會讓人覺得我這個教練水平太差,以后就沒人到我這里來學車了。”連某認為,介紹學員在駕考中作弊是為了更好地招攬學員。

  而公訴人卻不這樣認為:“連某在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中組織作弊,主要是奔著利益去的,無論是連某自己的學員,還是通過連某介紹的其他教練的學員如果通過作弊順利通過理論考試,每人每次她都能收取約500元的好處費,人一多,獲利就更多。”

  不知作弊是犯罪

  庭審中,控辯雙方對連某的行為的定性產生了爭議。連某認為駕駛證考試中作弊應該與學校里的考試作弊一樣,最多受紀律處分,并不構成犯罪。公訴人則認為,2015年11月1日起實施的刑法修正案(九)已經正式把組織考試作弊的行為規定為犯罪。

  在庭審過程中,公訴人出示了書證、證人證言及連某的供述和辯解等證據,連某均無異議。公訴人認為,這些證據已經形成了證據鏈,足以認定連某的犯罪事實,連某的行為已構成了組織考試作弊罪。

  公訴人建議,連某在與“超”等人的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輔助作用,依照刑法的相關規定,應當從輕處罰。

  法庭辯論終結后,被告人連某作最后陳述:“我一時糊涂,做出這樣的事情,我會吸取教訓的!”說著,眼淚不住地往下流。

  這是一種新類型的案件,至于如何定性以及會判處何種刑罰,審判長表示將會縱觀全案的犯罪事實和犯罪情節,依據相應的法律規定進行綜合判斷。

  該案未當庭宣判。

  案后余思

  “嚴禁作弊”這一概念似乎從學生時代開始,逢考必提。在不少人印象中,考試作弊會被處分,但卻怎么也和犯罪掛不上鉤。

  考試作弊行為入罪,就是因為原有的行政處罰已經不足以規制各種形式多樣的考試作弊、舞弊現象以及割斷因考試作弊而形成的非法利益鏈條。刑法規定,組織考試作弊,情節嚴重的,最高可判處七年有期徒刑。

  許是被判罰的案例少,有些人仍抱著僥幸心理進行作弊。就此案來看,如果連某繼續通過組織考試作弊的方式讓更多未經過正規駕駛理論培訓的人拿到駕駛證,你是不是會驚出一身冷汗呢?

  為此,溫嶺法院的法官提醒:一本合法考出來的駕照,不但是一份法律的許可,更是對自己和他人生命的保障,奉勸那些想走歪門邪道的人,不要拿自己和他人的生命開玩笑。

篮球比分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