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比分007|篮球运动鞋
聯系 投稿

廊坊新聞網-主流媒體,廊坊城市門戶

對話小藍單車CEO:我看見這一代最杰出的頭腦毀于瘋狂

2017-11-16 20:00:16     來源:騰訊網

對話小藍單車CEO:我看見這一代最杰出的頭腦毀于瘋狂

  “我看見這一代最杰出的頭腦毀于瘋狂”,這是艾倫·金斯堡長詩《嚎叫》中的名句。是的,在望京soho那個陽光明媚、藍天白云的上午,這首詩就寫在李剛年輕的笑容里。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馬鉞

  “您所撥打的用戶正在通話中……”昨天一整天,小藍單車CEO李剛的電話始終處于通話狀態。據說這位85后創業者已經身在國外很久了。

  李剛留下了一個爛攤子。據小藍單車員工透露,公司已經解散,李剛創辦的另一家公司野獸騎行除高管外的其他員工也已全部遣散。作鳥獸散的小藍員工開始為討薪奔忙,一位小藍單車HR在朋友圈叫賣起了辦公家具。小藍單車原北京總經理萬瑤向《中國企業家》證實,她上周從小藍離職,薪水至今未結清。

  小藍不僅拖欠員工工資,供應商貨款也未結清,據報道,小藍拖欠供應商近6000萬元,被供應商上門圍堵。和之前宣布破產的酷騎單車一樣,用戶向小藍申請退還押金變得非常困難,有的用戶申請退款40天后仍未到賬。小藍在3月份曾推出售價199元的半年特權卡,承諾9月份到期全額返現,但用戶發現,小藍單車在用戶不知情的情況下,強制將返現期限延長為一年,也就是明年3月份才能退款。

  也正是在3月底,《中國企業家》對李剛進行過一次采訪。彼時小藍正在急速膨脹,我在采訪當天見到的小藍員工大都入職不滿一個月。他們和李剛一樣,臉上掛著笑容,意氣風發。望京SOHO樓下,大片的藍色單車與小紅車、小黃車鼎足而三,不時有過往行人停下腳步,舉起手機或相機——李剛和他的小藍單車,正處在時代好奇而熱切的注視之下。

  李剛和員工推出兩輛藍白相間的bluegogo pro,請我試駕。在第二天舉行的發布會上,這款帶有變速器的新車型將被隆重推介給用戶。在做小藍單車之前,李剛的野獸騎行生產的是高端自行車,“一個輪子就3萬元”。他試圖把高端車的生產技術應用到共享單車上,比如車座要“如胸脯般柔軟”,帶給用戶極致的騎行體驗, “讓每個人都享受騎車運動的快樂”。

  根據我個人和身邊朋友的體驗,小藍單車的確是騎行體驗較好的共享單車之一,尤其是帶有變速器的bluegogo pro,因為成本高達2000元以上,產量不高,但有很多挑剔的用戶非pro不騎,為此寧愿花費更多時間去尋找。

  然而,現在看來,李剛和他的員工顯然對形勢估計過于樂觀。小藍單車進入市場過晚,他們進軍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時,摩拜和OFO已經建立了后來者難以追趕的優勢,而小藍的定位和推廣能力并不足以下沉到二三線城市。

  更嚴峻的是,追逐風口的大金主們,彼時已經各就各位,站隊完畢。當時優拜單車創始人余熠就向中國企業家表達過這個憂慮,“可選擇的(美元基金)不多了。” 這意味雙寡頭之外的其他共享單車企業的融資空間越來越小。

  當時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的大多數投資人都認為,共享單車市場很難在摩拜和ofo之外,再出現一個巨頭。“很少有用戶會裝3個共享單車App,多的那個一定是補充,而不是主要場景。”華平投資的胡正偉表示,共享單車領域有很強的頭部效應,基本不存在顛覆頭羊的可能。

  但李剛和其他涌入這個市場的公司,當時對這些顯而易見的困難選擇視而不見。李剛相信,極致的用戶體驗可以讓小藍“后發制人”,高昂的造車成本不是決定性因素,公眾質疑最厲害的盈利模式甚至根本不應該成為問題——“你覺得是錢傻還是頂級投資人傻還是我們這幫夜以繼日天天在苦思的創業者傻?我們都很清楚怎么掙錢。”

  在新京報舉行的一次會上,小藍一位聯合創始人公開向胡瑋煒叫板:“先贏不算贏!”逼得得胡瑋煒回應:“唯快不破!”

  不能說李剛完全昏了頭,因為他清醒的預言,共享單車在七八月份會迎來大轉折,在冬天會出現“死亡點”,只有前兩名能屹立不倒。但他似乎一點也不擔心自己會成為倒霉蛋,而是堅信小藍能躋身前二,盡管和摩拜ofo相比,小藍在幾乎所有方面——市場份額、造車能力、成本、運營效率、管理能力、資本儲備等——都處在下風,甚至不在一個數量級。

  這個88年出生的創業者,懷揣著一個美好的夢想,打造出了幾款用戶體驗不錯的產品,趕上了一個風口,放大了一切利好,而對數不過來的不利因素采取了蔑視態度。他知道這是一場死亡賽跑,但他堅信,他不僅能跑贏對手,還能跑贏時間。

  知道我想起誰了嗎?

  對,就是那個名字:賈躍亭。

  “我看見這一代最杰出的頭腦毀于瘋狂”,這是艾倫·金斯堡長詩《嚎叫》中的名句。是的,在望京soho那個陽光明媚、藍天白云的上午,這首詩就寫在李剛年輕的笑容里。

  以下是《中國企業家》3月對李剛的采訪,那時候,瘋狂就已萌芽。

  中國企業家:目前你們生產了多少輛bluegogoPro,今年打算投放多少輛?

  李剛:我們預計4月份之前要投20萬輛Pro,相當于4月一個月投放15到16萬輛。基本上接下來每個月以后都是幾十萬輛這個樣子。

  中國企業家:除了pro這種車型,小藍普通車型的投放量是多少?

  李剛:我們現在30多萬輛車在深圳、廣州、南京、成都、佛山,北京是我們的第六個城市。在這些城市中,深圳和南京做得最好。我們在深圳投放了十四五萬輛車,基本上是車輛數的No.1。我們在南京也是No.1,按照訂單量來講我們都是No.1。這也是我們自己的邏輯——做最好的產品,用戶密度如果一樣,用戶就會優先選那個最好騎的產品,所以你的效率就高。

  中國企業家:車是自己生產的嗎?還是找的代工?

  李剛:我們有自己的工廠,你也知道我們這么大的量,一天大概一萬多臺,不可能靠自己的工廠去生產,所以我們現在大概有三到四家代工廠,都是最頂級的代工廠,都是日企和臺企來配合我們去做。

  中國企業家:你剛才說要做運動車,其實我也挺認同的,因為現在很多共享單車質量并不高。

  李剛:我很喜歡共享單車這件事情。因為第一本身我是騎行愛好者,我原來就是騎車環海南島,環臺灣島,騎了很多,大概累計騎行了四五萬公里。原來我拿野獸的一兩萬兩三萬的車去騎,從家到單位,五公里騎十幾分鐘就到了,但是上下拿個車很復雜。但現在不一樣了,現在我每天騎著小單車從家到單位,當然經常早晨搶不到小單車。

  中國企業家:你要提高質量,成本肯定會上升,而且你們放的量又很大,這個矛盾怎么解決?

篮球比分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