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比分007|篮球运动鞋
聯系 投稿

廊坊新聞網-主流媒體,廊坊城市門戶

“賽龍事件”再追蹤:同洲電子1.5億注資款謎團

2017-11-11 15:00:19     來源:新浪網

  表面上看,爭論已一周有余的“賽龍事件”,已隨卷入事件的各方緘默而趨于平靜,但事實并非如此。

  近日來,第一財經1℃記者輾轉共青城、南昌和北京等地的調查顯示,時至今日,“賽龍事件”背后仍暗流涌動,關注此事的群體,無論從地域或者行業來分,也遠遠超出了網絡上能夠觀察到的范圍。

  記者接觸到了與“賽龍事件”存在千絲萬縷聯系的受訪者,綜合各方表述來看,這一事件之所以引發廣泛的討論,在于它的空前復雜性和典型性。

  共青城賽龍通信技術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共青賽龍”)生死之間,跨越的不僅是長達數年的時間和它錯綜復雜的股權關系變化,更是在經濟轉型期,人們對北、上、廣、深之外小城市發展未來,乃至招商引資環境的思考。

  可以預料的是,有關“賽龍事件”的諸多謎團,仍將隨事態發展而逐漸明朗化和清晰,爭議各方亦會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而僅從拯救一家企業究竟有多難——這一“賽龍事件”中最易忽視的小線頭延伸調查,尋找真相即已如大海撈針。

  謎團前言

  在網絡最早流傳的共青賽龍之死版本中,從2013年年底開始的拯救賽龍行動,僅失敗的重組就有5次,其中兩次重組即分別涉及了兩家上市公司——內蒙發展(000611.SZ,現已改名“天首發展”)和同洲電子(002052.SZ),共青賽龍與這兩家上市公司發生關聯的一名關鍵人物,就是周銘磊。

  就上述兩次重組繼續追索,最吸睛的一處細節是——周銘磊找到了同洲電子董事長袁明,賽龍與同洲電子達成協議,共同出資設立獵龍科技有限公司(下稱“獵龍科技”),接著,同洲電子、當地政府及周銘磊找來的投資方,共同注資獵龍科技8.8億元。

  按照重組協議,獵龍科技8.8億元重組資金到位后,其中4億元用于向共青賽龍購買相關資產,而共青賽龍出售資產所得的4億元用于償還債務。

  據最早流傳版本,8.8億元中的4億元由同洲電子注入1.5億元,由周銘磊控制的公司謙泰寶象,星億東方及意中聯合分別注入1億元、1億元和0.5億元。但遺憾的是,周銘磊一方和地方政府始終未有資金注入,只有同洲電子1.5億元到位。

  再后來,同洲電子轉至獵龍科技賬戶上的1.5億元,也未用于拯救企業,而是被轉至北京軟財富科技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下稱“軟財富”)賬戶。

  據1℃記者拿到的一份疑似共青城官方材料顯示,2016年4月,袁明以周銘磊涉嫌非法轉出同洲電子1.5億元的投資款向公安機關報案,共青財投作為利益受損股東,亦向公安機關報案。公安機關已受理并立案偵查。

  蹊蹺的是,2015年12月末和2016年1月初即已發生的轉款事件,為什么到2016年4月才報案?而查證并不艱難的1.5億元資金去向,至今已一年多,卻仍然沒有調查結果。

  由于周銘磊始終未再站出來現身說法,這1.5億元投資款謎團仍未揭開。

  為試圖還原同洲電子這1.5億元注資款去向,過去數天里,第一財經1℃記者采訪到了周銘磊,以及與1.5億元注資款密切相關的其他涉事方。固然在整個“賽龍事件”尚未全部明朗前,無法判斷受訪對象所言真偽,但從厘清整件事情的目的出發,補齊此前缺失的涉事方發言,或有助于最終徹底揭開迷霧。

  1.5億元從哪兒來?

  在最早的“賽龍事件”版本中,到位后的同洲電子1.5億元注資款,先后分兩次被打入了軟財富賬戶。而在軟財富的兩個法人股東中,其中一個為北京匯智榮盛信息科技公司(下稱“匯智榮盛”)——工商信息顯示,它的投資方,為周銘磊、周銘娟兩人的瑞安巴騰資產管理公司。

  圍繞軟財富展開的1.5億元資金的曲折注資,或可揭開重組冰山的一角。

  “1.5億元是走了一個閉環,而不是我們拿走了。”周銘磊對第一財經1℃記者說,“同洲電子前董事長袁明現在欠我們1.5億元本金,外加幾千萬的利息。”

  就最早流傳版本中所涉及的1.5億元流向,周銘磊補充說,流傳版本只知此1.5億元資金流轉的中間段,卻不知這筆資金從何而來,又去向何處。

  “1.5億元是從華融信托出過來的錢,華融信托借給中融匯金租賃有限公司(下稱“中融匯金”)1.5億元,這筆錢再由中融匯金打給同洲電子,同洲電子再把其中1.5億元出資至獵龍科技。”周銘磊說。

  周銘磊解釋說,之所以經手中融匯金給同洲電子,在于中融匯金作為通道,從中收了1%的利息差價。此外,中融匯金向華融信托拆借的不超過1.7億元資金,袁明夫婦承擔連帶責任。

  周銘磊向1℃記者出具的書證材料顯示,在一份2017年10月30日由國浩律師事務所向袁明發出的律師函上寫道:2015年12月29日約定,華融信托向中融匯金發放不超過1.7億元信托貸款。袁明及其配偶劉影對該筆貸款承擔連帶保證,且袁明同意以其個人持有的同洲電子約1.26億股權承擔保證責任。

  據上述律師函,之所以在10月30日發出,原因是2017年10月28日同洲電子公告稱,袁明正籌劃將其所持有的1.23億同洲電子股份轉讓給深圳市小牛龍行量化投資企業(有限合伙)(下稱“小牛龍行”),由于此前這部分股份已承擔連帶保證責任,所以華融信托委托國浩律師事務所發出律師函,要求袁明停止與小牛龍行的此項交易。

  除了上述律師函佐證周銘磊所說華融信托是不超過1.7億元借款的最終債權人,1℃記者還獲得了一份由共青城政府聯絡員程瑋發給獵象資本方面的會議通知短信,其中寫道:邀請周銘磊、同洲電子以及華融信托共同商討共青城賽龍重組遺留問題。

  如上述會議通知屬實,將表明華融信托通過中融匯金借給袁明的不超過1.7億元,很有可能就是同洲電子用來向獵龍科技出資的1.5億元,而且與此事相關的各方很可能都已知情。“否則怎么會叫華融信托來開會呢?”周銘磊表示。

  但在隨后的采訪中,這一說法仍無法完全落地。第一財經1℃記者致電前述聯絡員程瑋,程瑋在電話中表示,對上述會議通知沒有印象。記者又聯系到了華融信托項目經辦人孫威,對方表示對此事不便回應。

  1.5億元又去了哪兒?

  袁明向公安機關報案稱周銘磊涉嫌非法轉出1.5億元,周銘磊又對記者說,1.5億元是被同洲電子拿走的,并且還有幾千萬的利息。那這1.5億元究竟到了哪兒?

  在最早流傳版本中,這1.5億元流向了軟財富,袁明同時報案。至周銘磊這方,除了對此事不滿,周銘磊對1℃記者講解和展示了一個較為復雜的資產和資金交易流程。

  周銘磊表示,華融信托借款給中融匯金,中融匯金再將1.5億元借給同洲電子,同洲電子以投資款的形式將1.5億元打入獵龍科技賬戶,形成對獵龍科技的股權;獵龍科技再將1.5億元打入軟財富,形成對軟財富的股權;軟財富再打1.5億元到中融匯金的賬上,形成軟財富對中融匯金的股權。

  中融匯金是最終收到整筆投資款的公司,它收到的1.5億元投資款,又從華融信托手中買下1.5億元債權資產,形成經營業務。

  其中,中融匯金借給同洲電子的1.5億元,以承接不良資產的方式,從同洲電子獲取了相應的應收賬款保理資產。

篮球比分007 双面盘代理 重庆时时彩个位技巧99% 时时彩无错800大底方法 我要牛牛看牌抢庄秘诀 11选5稳赚任6 北京pk赛车软件苹果版 最新三期内稳赚包六肖 旧版单机斗地主下载 双500小双200大单100 时时彩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