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比分007|篮球运动鞋
聯系 投稿

廊坊新聞網-主流媒體,廊坊城市門戶

102歲長征紅軍吳清昌逝世 曾攻瀘定橋被打斷食指

2017-11-07 20:00:09     來源:新浪網

  原標題:悲慟!102歲長征老紅軍吳清昌逝世!他曾把半截食指留在長征路上…

  102歲的贛南籍長征老紅軍吳清昌于10月28日在江西贛州逝世。

  目前,健在的贛南老紅軍可謂屈指可數,老紅軍的離去,讓我們又失去一段“活的歷史記憶”。

  長征老紅軍、原贛南航運局局長吳清昌同志(離休,享受副廳級政治、生活待遇,副省部長級醫療待遇,按省部長級標準報銷醫療費)因病醫治無效,于2017年10月28日在贛州逝世,享年102歲。

  吳清昌同志系江西省會昌縣人,1933年4月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4年3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98歲時的長征老紅軍、抗戰老兵吳清昌。資料圖

98歲時的長征老紅軍、抗戰老兵吳清昌。資料圖

  吳清昌簡介

  吳清昌,1917年10月出生,會昌縣清溪鄉密坑村人。1933年,加入少共國際師,任團部通信員、警衛連班長;1934年2月在紅一軍團2師4團3營7連任班長、排長。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參加了長征。攻奪瀘定橋的戰斗中,一顆子彈將他手指打斷……

  到達陜北后,所在的團遭遇國民黨軍隊一個師的阻擊,英勇無畏,殊死拼殺,終以少勝多消滅了敵師,但他被一顆子彈擊中頭部,險些犧牲。康復后,進入紅軍大學學習。1937年任中央軍委一局警衛排班長。1938年先后任山西晉西北新兵大隊大隊長、晉西北抗日決死隊第二縱隊5團3營營長。1940年后在抗大總校、中央黨校學習。抗日戰爭結束后,歷任熱河縱隊3旅7團2營營長,哈爾濱衛戍司令部太平區大隊長,東北六縱獨立4師6團1營營長、團長,東北野戰軍12縱146師教導大隊大隊長,四野49軍149師代理參謀長,先后參加了遼沈、平津、衡寶戰役。大軍南下到廣東后,調任汕頭軍分區參謀長(后因故未赴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曾任廣西桂林市公安局副局長。抗美援朝時,調回中南軍區第四高級步校,后任中南軍區軍運部衡陽鐵路軍運處黨委書記,廣州航務處軍事代表,贛州市兵役局局長、市委常委。1955年被授予上校軍銜,獲三級八一勛章、三級獨立自由勛章、三級解放勛章;同年11月轉業,任贛南航運局局長。1961年10月離休。

  讓我們跟著老紅軍的生前回憶走進那段戰火歲月……

  延安,難忘的抗大生活

  抗日戰爭爆發后,為了鍛造抗日救國人才,中國共產黨先后在延安創辦了30多所干部學校。非常有幸,1936年夏,我進入中國人民抗日紅軍大學第三科步兵隊學習。

  抗大的前身是1931年創建于瑞金的紅軍學校,1933年擴建為紅軍大學,1934年隨中央紅軍長征,改稱“干部團”。紅軍長征到達陜北后,紅大恢復創建于陜北瓦窯堡,紅軍干部團和陜北紅軍學校合并,組成“中國工農紅軍學校”,不久改稱“西北抗日紅軍大學”。1936年5月,為迎接即將到來的抗日戰爭,中共中央決定以中國工農紅軍學校為基礎,創辦中國人民抗日紅軍大學(以下簡稱“抗大”。次年改為中國人民抗日軍政大學)。

  1936年6月1日那天,“抗大”在陜北瓦窯堡米糧山的舊廟前舉行了開學典禮,毛澤東、周恩來、張聞天出席并發表講話。

  抗大一期學員絕大部分來自紅一方面軍和紅十五軍團,具有豐富的戰斗經驗,經受了生與死的考驗。6月21日,由于國民黨的進攻,我們遷到了保安城南寨子山下的石崖里。石壁是黑板,膝蓋是課桌。毛澤東來講課的時候,幽默地說:“你們過著石器時代的生活,學著當代最先進的科學知識。”7月中旬,搬遷到保安縣城后,我們的課程除了軍事教育,還有政治教育、文化教育、生產勞動和體育活動等。12月底,我們又搬回到了延安。

  1937年3月,我從“抗大”畢業,調到了中央軍委一局警衛排,先后肩負護衛周恩來、朱德、毛澤東等中央領導人的工作任務。

1950年,吳清昌與48軍野戰醫院的護士徐英秀在漢口結婚。資料圖

1950年,吳清昌與48軍野戰醫院的護士徐英秀在漢口結婚。資料圖

  空襲,延安城被日軍炸毀

  1938年3月,日軍第二十六師團攜20余門大炮及渡河器材進抵神府河防對岸,猛烈攻擊八路軍留守兵團河防陣地,并以10余架飛機狂轟濫炸3個小時后,開始強渡黃河,企圖攻入陜甘寧邊區,進攻延安。八路軍以猛烈的火力,擊敵于半渡之中;同時分兵一部,迂回襲擊敵之側背,使其潰退。4月至11月,日軍又陸續進行過多次大規模的進犯,但屢次受挫。八路軍留守兵團河防部隊在邊區人民的支援下,堅守陣地,以火力封鎖河面,使敵軍難以越過河心。

  日軍侵略受阻后,開始瘋狂報復。11月的一天,恰逢集市和周日,延安街上群眾密集。寶塔山上防空古鐘急促響起,日軍7架飛機突然出現,時高時低,不停地向人群掃射、投彈。頓時,房倒屋塌,彈石與血肉橫飛,哭喊聲一片,慘不忍睹。通往書店的土坡上,橫豎躺著不少殘肢斷腿的尸體。3名“抗大”女學員躺在血泊中,身邊是散落的抗日書籍和筆記本。當晚,機關、學校等都遷到城外。第二天,日軍飛機再空襲時,群眾有序疏散隱蔽,就再無人傷亡了。

  12月中旬,第三次空襲,軍民提早隱蔽,城防高射機槍齊發,日機倉惶投彈逃跑。再來空襲就增加飛機,由每次上午來空襲,改成下午或全天空襲,有時一日多次輪番轟炸。1941年后,日軍才停止了對延安的轟炸。延安這座建郡設府1300多年的古城就這樣在日軍不停地空襲中被炸毀。我永遠忘不了日本帝國主義犯下的侵略罪行。

吳老生前看報不需要戴眼鏡。資料圖

吳老生前看報不需要戴眼鏡。資料圖

  抗日,戰斗在晉西北前線

熱門

篮球比分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