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比分007|篮球运动鞋
聯系 投稿

廊坊新聞網-主流媒體,廊坊城市門戶

“租人”App存安全隱患:未經實名認證即可注冊

2017-11-19 11:00:02     來源:新浪網

某租人APP首頁推薦的多是年輕女性。 本文圖片 大河報

某租人App首頁推薦的多是年輕女性。 本文圖片 大河報

記者用租人APP預約的手機截圖。

記者用租人App預約的手機截圖。

  來源:大河報

  原標題:灰色地帶的“租人”App,信息真假難辨、存安全隱患 參與者要擦亮眼睛

  又快到年終歲尾,一些提供“租人”服務的App和微信公眾號升溫,上面不僅花錢可以“租女友”,還能租人陪跑步、健身等。專家表示,“租人”占據“灰色地帶”,易導致不穩定因素出現。

  【遭遇】

  想租個朋友陪跑步,差點被騙了錢財

  昨天,家住鄭州惠濟區的武先生向大河報記者講述了他“租人”的遭遇和尷尬。

  武先生今年32歲,目前還沒結婚,在一家企業當個小領導,由于“發福”肥胖原因,腰周圍長了很多“硬疙瘩”,用手指按起來比較堅硬。后來,到醫院檢查身體時,醫生告訴他患了重度脂肪肝,需經常跑步鍛煉身體,才能減輕。為此,他每天早晚會抽時間跑步。

  一次偶然的機會,武先生發現手機上有一款專門“租人”的App,能找個志同道合的女朋友陪跑步,那該多好,于是就下載了下來。

  武先生回憶,App下載后,按照步驟注冊,瀏覽眾多出租人的信息后,發現有個女孩子符合他的標準,長發飄飄,身材婀娜多姿,關鍵是也愛跑步健身,每小時100元,興趣相同,就把她租下了。

  “沒想到第一次租人,就差點被對方騙了。”武先生說,租金用微信支付后,添加完聯系方式后,到了約定時間人還沒來,對方還要讓他發紅包。被武先生拒絕后,對方直接把他拉黑了。就這樣,第一次“租人”以失敗而告終。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許多人在租人軟件上遇到爽約、被騙等現象。

  【體驗】

  注冊不需實名認證,想租對方必須支付相應紅包

  按照武先生引導,記者在手機應用商城里下載了該款租人App。這款租人App顯示,已有27萬次安裝,并宣稱:只要你有一技之長,就可以在平臺上公開出售,如果符合需求,就會有用戶購買。包括攝影、走秀、運動、心理咨詢等各種領域。用戶當前已基本覆蓋全國。在這個軟件上,你可以租別人,也能出租自己。

  記者隨機進行注冊,發現只需填寫手機號碼,發送驗證碼即可。在個人資料中,無須填寫自己的真實姓名及身份信息,頭像也可以不是本人,隨便找個頭像,只要審核過關就行。

  在個人認證方面,只有身份證實名認證和名片職業認證,但這并非強制認證。

  于是,沒有經過任何實名認證,記者就成功注冊成用戶。

  記者注意到,進入App首頁后,很多帥哥美女在App“貨架”上等待出租。推薦靠前的用戶一般都進行了實名認證。一名用戶透露,實名認證了會接單比較多,提現的時候也方便。此外,App還會根據你的定位,推薦自己所在城市的租人信息。也可以搶單,查看自己的信息。

  想租對方,需向租人平臺支付其標定的相應費用,如果預約成功,平臺再把租金返還出租人,之后就可以進行“約會”了。對于安全保障,該App聲明,第三方賬戶托管,未租成功24小時內全額退款,無任何額外費用,若邀約失敗,用戶支付的金額將在24小時內退回錢包余額。

  記者嘗試在某個租人App下單租人,其中租了一男一女,但一天多過去了,卻顯示對方無人受理,最后該平臺取消了記者的訂單,訂金又退回了微信紅包。

  【故事】

  有人0元出租為好玩,有人為了多賺錢

  記者發現,租人App涉及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一些城市用戶比較多,他們年齡大多集中在20歲至35歲之間,每小時租金50元至幾百元不等。

  由于此類租人App缺乏監管,有部分平臺的首頁出現衣著暴露的女性照片。記者搜索發現,曾有媒體暗訪租人軟件,發現有個別陪吃陪喝陪睡等提供色情服務的。

  記者還發現,在微信搜索“租人”關鍵詞,有“租人”、“來租我吧租人平臺”、“租人約會”、“來這租人”等多個租人的公眾號,關注后,部分門檻低,無須實名認證和核實身份信息,同樣可以租別人和出租自己。在每個“租人”首頁,推薦的大多是年輕女性。一些用戶租別人“代人上課”、“幫忙排隊”、“輔導練琴”等。

  通過鄭州本地提供租人服務的微信公眾號,記者聯系到了一位自稱強子的出租者。他告訴記者,他是一名在校大學生,今年讀大三,想利用平臺多交幾個朋友,覺得挺好玩的,也沒其他想法,所以就填寫了自己0元的出租信息。

  強子說,他第一次被人租,那天是周六,租人軟件顯示,對方是一個40多歲女人。

  那天,他為了給客戶留下好印象,還特意打扮了一番,穿上了那件花格襯衣,腳上的黑色皮鞋擦得锃亮。兩人見面是在一家咖啡廳,對方是一個高個子女人,她給強子點了一杯咖啡。

  還沒開始聊天,那個女人剛喝了一口咖啡就落淚了,瞬間,她臉上的妝也花了。強子說,這讓他有點措手不及,對方告訴他,她剛離異,雖然40多歲,但是實際年齡看上去比較年輕,還有個正在吃奶的嬰兒,由娘家人代為照顧。心情不好,就是想找個陌生的朋友聊聊天,所以就選中了強子。

  強子說,他們聊了很久,之后再安慰她,光紙巾就用了一大包。本來約定出租的一個小時,結束時已經超出了一小時。后來,強子稱呼那名女子為大姐,再后來,就成了朋友。

篮球比分007